吉祥物喵

cp get୧( "̮ )୨✧ᐦ̤

【DM/HP】有些事我们无需言明02(战后)

战后,重新设定,慢热,偏虐harry,两人谈恋爱打怪兽的故事……吧?

(2)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经过战争和傲罗生活洗礼后,深眠已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在魔药的作用下难得一个好觉让哈利觉得轻松不少。

哈利哭笑不得的看着斯莱特林风格大床,忽然想起再次见到德拉克·马尔福的情景,那是大战过后的第三年,穷途末路的食死徒让几名最精锐的傲罗成员遭到黑魔法的严重侵蚀,在圣芒戈的医师对此束手无策的时候,赫敏带着一个铂金长发的青年出现在哈利面前,那个优雅得体的人几乎让哈利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那个傲慢无礼的德拉克,尽管长相并没怎么变化。

在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出于种种原因,哈利在威森加摩法庭上为马尔福一家做出了无罪担保,尽管如此,哈利再没有更多的关注,仅仅知道失去了血统的优越感以及被没收了大部分财产的马尔福一家过的应该并不如意。主持查禁马尔福庄园以及处理后续事宜的赫敏显然更清楚他们的动向。

“……经过那场战争,作为教子,德拉克·马尔福继承了斯内普教授在蜘蛛巷的房子,是唯一能够接触到斯内普教授对魔药和黑魔法的研究的人了。”赫敏解释说,“顺便说,这几年真让他变了不少。”

战争迫使所有人成长。

“我还是不怎么相信这个家伙。”

“不要误会,波特。”正在给病人们做检查的德拉克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后,“我不需要你的信任,或者说,我认为一只愚蠢的格兰芬多的信任还不如一瓶魔药有价值。”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马尔福……之前我是怎么觉得他优雅的呢?哈利默默的想。

“怎么样?德拉克?”赫敏赶在哈利开口之前问道。

“请称呼我马尔福先生,格兰杰小姐。”德拉克嫌弃的说,“很复杂的黑魔法,我很惊讶那群蠢货竟然知道它,幸运的是,魔咒并不完全。”

“看吧,哈利。”赫敏愉悦的看着哈利。

“好吧赫敏,你总是对的。”

“不要高兴的太早,我无法保证那几个不幸中招的笨蛋彻底恢复,尤其是我还要花费研究的时间去听救世主先生和万事通小姐的长篇大论。”说吧,德拉克转身离开。

过了一会,哈利才反应过来德拉克·马尔福刚刚的意思是说要回去研究治疗方法。

不得不说,德拉克确实很精通黑魔法与魔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讽刺与毒舌,几名傲罗终于恢复了健康。在赫敏的强烈坚持与哈利的反对无效之下,德拉克接受了傲罗专属治疗师的任职,作为条件,他顺利拿回了马尔福庄园。

在经理了最初的别扭和不顺眼之后,每次任务或战斗,不用再被去圣芒戈着实让哈利松了一口气,不禁赞叹其赫敏的英明。于是,德拉克的治疗记录中,哈利·波特在不知不觉中占了大部分。


【DM/HP】有些事我们无需言明01(战后)

不管有多少墙头,德哈始终是不变的本命cp之一。

几年前的脑洞,只写了开头的硬盘文,其实已经不记得后面脑洞的什么情节了_(:з」∠)_翻出来在这里寸一份,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写完。


战后,重新设定,慢热,偏虐harry,两人谈恋爱打怪兽的故事……吧?

(1)

哈利从壁炉跌跌撞撞的出来的时候,赫敏正在他的办公桌前埋头于文件,听到哈利一边拍去身上的灰尘一边呐呐自语:“我真的不喜欢壁炉。”

“你应该好好练习清理魔法——清理一新。”赫敏放下羽毛笔,拿起魔杖轻轻一挥,重新变得整洁的哈利憔悴的面容却更加明显了。

“欢迎回来,哈利,你看起来不太好,任务怎么样了?”赫敏担心的问。

哈利疲惫的坐到沙发上:“一切顺利,已经送去审讯室了,那家伙让我们不眠不休追了3天。”

“狡猾的斯莱特林。不管怎么说,是时候把办公室还你了,文件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你最好先休息一下。”赫敏轻轻拥抱了哈利,转身掩上傲罗办公室的大门。

感谢赫敏,哈利默默的想着,尽量忽视隐隐作痛的胃部,摘下眼镜缓缓躺倒在沙发上。

“该死的黑魔法。”

 

战后,虽然伏地魔彻底覆灭,但他遗留下的创伤却远未结束,逃散的食死徒和支离破碎的家庭,已经逝去的人被永远的铭记在霍格沃茨建立起来的纪念碑上,活着的人们将继续他们的生活。

重建巫师世界的秩序花费了近5年的时间。不管是出于一直以来的愿望还是责任,哈利顺理成章的成为傲罗,接替了傲罗指挥部主管的位子。赫敏以过人的知识和智慧在一年前当上魔法部部长的特别助理。罗恩在体育司为各种赛事奔波忙碌着。每个人都在寻找着或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

哈利并没有睡熟,而是沉浸在紊乱的让人挣脱不开的梦境中,当被一只冰凉的手拍醒的时候,他着实松了口气。

眼前的青年有一头铂金的长发,一丝不乱的束在脑后,精美的银绿巫师袍衬的整个人更具贵族的气质。

“你怎么来了,马尔福?”哈利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摸索着眼镜。

德拉克·马尔福弯身捡起不知何时掉在地上的眼镜放在哈利手中:“要不是格兰杰小姐强烈担忧救世主的身体状况,你以为这个毫无美感的办公室会吸引我过来吗?”

不就是赫敏叫你过来的么,拐弯抹角的斯莱特林。哈利默默想着,在沙发上坐直身体:“赫敏又大惊小怪了,我没事,只是有些……睡眠不足。”

“个人认为专业医师的判断会比一个没头脑的逞强者有说服力,这一点我不得不赞同格兰杰的看法。”德拉克挑了挑眉,冰凉的左手再次摸向哈利,右手挥着魔杖快速施了几个咒语,“你在发烧,波特,上次之后,你的内脏并没有好转。”

“我没注意到……它们其实没什么感觉。”哈利带上眼镜,接过德拉克不知从哪摸出来的魔药,厌恶的看着瓶子里漆黑浓稠的液体,却也只能一口灌下,“真是一如既往的难喝……下次能放点糖吗?”

“鉴于它的服用者并不怎么配合,黑魔法的伤害没有变的更严重说明这副魔药很有效,我不打算对它做任何有损于药效的改变。”

哈利耸耸肩,等待药效发挥作用,随着胃里沉甸甸的感觉的消失,他的眼皮渐渐沉重起来,德拉克的银绿长袍模糊成一团。

又在里面放睡眠的成分……讨厌的马尔福……好吧,也许战后以来不那么讨厌了……至少是个挺厉害的魔药大师……

德拉克看着哈利的身体渐渐放松的歪斜了下来,轻挥魔杖,沙发变成了一张豪华大床,银色和绿色相间的帐帘散落下来,遮住床上因药效睡熟的年轻巫师。